“疾病的可怕,不在于它会夺去我们的生命,而是它会让我们失去生活的热爱和追求幸福的勇气。”

 

和很多老年朋友一样,我也是一名冠心病患者,这是我患病的第四个年头;和很多冠心病患者不一样,疾病没有打乱我的生活,我依然活得很精彩。

 

在这里,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故事,希望大家都能积极面对疾病,面对生活。

 

与疾病共处,是我们终将面对的话题

我叫谭金香,今年75岁了,和很多老年朋友一样,享受着退休后的老年生活。由于从小就热爱舞蹈,退休后和舞伴们一起排练跳舞,成为我每天的日常,所以我似乎没有出现过和别的老年人一样,退休后突然不知道该干嘛的情况。

 

然而,好景不长,不知从哪一天开始,我发现在舞蹈排练的过程中,我的胸口开始不舒服。我是不服老的,我当时只是觉得可能是累了,所以每次胸闷难受时,我就停下来喝口水休息一下。

 

但是,胸闷难受开始越来越频繁了,后来别说跳舞,运动量稍微大一些就开始难受。我突然意识到,这可能不仅仅是年纪大了身体在老化,我应该是生病了。那一刻我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画面,关于病房和生死,我发自内心感到不安和恐惧。

 

去医院检查也验证了我的猜测,我被确诊为冠心病,医生的建议是介入手术植入支架。我已经71岁了,这个年纪做手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,而且周围很多人都说“做完支架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了”,于是我拒绝了医生的建议。

 

对疾病的一昧妥协,并不能让我们活得更好

拿着医生开的药,我又“毫发无损”地回到了家,但是我知道我没办法再和以前一样生活了。

 

为了避免出现胸疼的症状,我被告知要“静养”。我知道我要放弃跳舞了,当我和舞伴们一一道别时,那一刻的不舍和心酸只有我自己知道。

 

家人们为了我的健康着想,很多家务也不让我做了,我是不愿意的,但是冠心病让我只能接受这一切。我的生活被彻底清空了,有时候我觉得我的生活和胸疼一起被按了暂停。我突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了,这是我自退休以来,第一次这样无所事事。

 

那是一段心情烦闷的日子,以前没跟人家红过脸的我,有时候都能莫名其妙发起脾气来。家人们为了让我缓解我的烦躁,都抽出时间陪我出门散心或者去看看曾经的舞伴。

 

只是,“静养”并没有让我远离冠心病,2015年底,我因为心绞痛被送到了医院急救。

 

如果够不到幸福,我们需要踮起脚尖

这一次,我别无选择的进行了冠脉介入心脏支架治疗,我的心脏上被植入了一枚支架。当时,我觉得这是命运在捉弄我,我放弃了舞蹈和生活,只为逃避植入支架,结果一切都是徒劳。那就这样吧,我这样告诉自己,当时我的心里满是失望。

 

但是,植入支架后,我之前的症状得到明显的改善和消除,最明显的是,外出散心时没有胸闷的感觉了。于是,我开始尝试着做家务以及小负荷的运动,都没有再出现难受的感觉了。

 

于是,我开始萌生出一个念头,我想重新回去跳舞。我没有和家人提,但是我一直有在验证那个小支架会不会成为我的“负担”。我偷偷在家里练习,从跳一段,到调半首歌曲再到一整首歌曲,我都能轻松地完成时,我知道我可以回归了。

 

再次和熟悉的舞伴,跳那些熟悉的曲子时,我觉得之前的一切都如同一场梦一般。但是,心脏上的那个支架在提醒我,这一切都是真的,它在和我一起对抗着冠心病。

 

莫名觉得自己很幸运,能够及时被植入支架,重新去拥抱生活,去追求自己热爱的东西,而不是一辈子活在冠心病的恐惧和阴影下。

 

如果现在的我回到最初被确诊冠心病的时刻,我一定会勇敢接受医生的建议。因为我知道,那是上帝在告诉我,你想要的幸福,需要你自己踮起脚尖来拿。

您正要离开微创®中国网站

您刚才点击了进入另一网站的链接。如果继续,您可能会进入由第三方运行的网站。

我们不负责对非微创®网站上的内容进行审核与管控,亦不会对您在非微创®网站上的任何商业交易或事务承担任何责任。您使用其它网站时,必须遵循该网站的使用条款及隐私声明。

其它网站上的部分产品可能并未在您所在地区或国家获得批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