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叫刘晓剑,家住江苏省如皋市如城镇阳光花苑,目前是如皋市公安局保安公司押钞大队的一名押钞员。我一直觉得自己身体健硕,这样的工作很适合自己。

 

2017年5月的一天,我八点半才从单位下班匆匆赶回家,可能是因为空腹而且步速比较快,在离家还有几百米的地方;我突然感觉心慌、头晕、呼吸急促,全身大汗淋漓,胸口剧烈的疼痛,整个心前区像被掏空的感觉,随后就失去了知觉…… 

 

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躺在市人民医院急诊室的病床上了,鼻子里塞着吸氧管,一只手在输液,另一只手的手指上夹着心电监护仪的夹子,心电监护仪的显示屏幕上的图形在不停的变化着。母亲和父亲焦急的站在我身边,他们告诉我,妻子被医生喊过去交代病情去了。过了几分钟,我看到妻子眼睛红红的回到我躺着的病床旁边,她轻轻地告诉我现在得了“急性心肌梗死”。医生告诉她此病传统的治疗方法就是保守治疗,效果不确切,死亡率有50%。但是随着医疗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,可以通过支架介入,重新恢复梗死区心肌的血液循环,而且效果是立竿见影的。妻子和我父母商量后,决定立刻进行支架介入的治疗方法。此时此刻,我躺在病床上面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唯一的信念就是相信医生肯定能治好我的病!

 

我很快被推进导管室做急诊冠状动脉造影,医生告诉我的家人说,如果心脏造影检查中发现血管堵塞严重需要放支架,就会在检查的同时进行支架置入术,这样更加方便快捷,避免后期再检查和手术的冗长过程。

 

我无助的躺在手术台上,但是意识还是很清楚,我感觉到医生在为我消毒,打麻醉药,我也听到医生在讨论我的病情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医生告诉我,已经在我一根比较大的阻塞达百分之九十的血管中放了两根支架,手术很成功。当我从手术室被推出来的时候,我听到手术医生在讨论说“这个病人的支架放的太及时了,临床效果应该比较好”。

 

术后我经过半个月的住院治疗,加上出院后又休息了一段时间,我又回到了熟悉的工作岗位。现在两年过去了,我按照医嘱,坚持每天服药,已经感觉不到哪里不舒服了,生活恢复了正常。

 

我很庆幸生活在科技发达、医疗技术先进的今天,若不是这两个小小的支架,我都不敢想象自己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!我常常抚摸着我的心脏,想象着里面两个默默工作的支架,是这两个小小的支架,支起了我的天空。才使我活在这个珍贵的世界上,所以,这人间的灿烂,你不要轻易否定!
 

您正要离开微创®中国网站

您刚才点击了进入另一网站的链接。如果继续,您可能会进入由第三方运行的网站。

我们不负责对非微创®网站上的内容进行审核与管控,亦不会对您在非微创®网站上的任何商业交易或事务承担任何责任。您使用其它网站时,必须遵循该网站的使用条款及隐私声明。

其它网站上的部分产品可能并未在您所在地区或国家获得批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