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西尔,58岁,居住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,2005年初次出现右髋关节僵硬的现象。日常活动,例如修整花园,都会导致她疼痛,并且徒步旅行对她来说变得越来越困难。她咨询了她的内科医生并且照了X光,被诊断为关节炎。

 

切尔西说:“起初我原以为只是肌肉紧张,用布洛芬或者按摩治疗,疼痛就会被控制住。”

 

在2010年,在切尔西经历了乳腺癌化疗后,她被诊断为中度至重度的关节炎。日渐增加的不适感已经影响到了她的日常活动,并且多次类固醇注射只能有短短几周的缓解。

 

“疼痛感已经严重到如果我走路要超过一个街道的距离,我都要严肃考虑下是否我真的需要这么做。我找不到一个舒服坐姿,没有支撑的情况下我甚至不能短时间地站立。”切尔西说:“我喜欢骑马,当我的马慢跑时,疼痛感使我特别地痛苦,已经到了我的忍耐极限。”

 

她去看了一位骨科医生,医生与她讨论了通过置换髋关节手术来缓解她的关节炎的方法,但是切尔西不想做一个需要漫长恢复期的手术,因为她想尽快地能再骑马。另外,她还想再找一个她可以完全信任的外科医生。

 

通过进一步的调查,她发现了微创医疗SuperPath®  全髋关节置换技术,一种植入物植入体内的方法,这样髋关节就不会在手术中脱臼或者扭曲到不自然的位置,而这是其他许多髋关节手术中常见的现象。在2011年3月,通过两位在髋关节置换手术领域受到患者高度赞扬的医生的推荐,她联系了SuperPath® 技术的发明人——美国亚利桑那州骨科及关节疾病中心的吉米·周医生,并且预约了一次咨询。

 

吉米·周医生确认了切尔西是一个用SuperPath® 技术进行全髋关节置换的理想人选,并且他解释说希望她可以在手术后立即行走。

 

2011年5月25日上午,切尔西进行了手术,当天下午就可以站立,在出院前的第二天早上,就可以在医院大厅靠助行架行走。到家后,由助行架过渡到了手杖,并且切尔西一周内每天走一公里。

 

“我恢复得很快,并且让我惊讶的是尽管大多数患者确实需要经历物理治疗,但我没有参加任何物理治疗。手术后的一周,我就能上下楼梯了。”切尔西说,“在手术后的两周半时间内,我就又能做水中的有氧运动了。术后大约一个月,我就又能骑马了,一点都不疼了。手术的效果是显著的。”

您正要离开微创®中国网站

您刚才点击了进入另一网站的链接。如果继续,您可能会进入由第三方运行的网站。

我们不负责对非微创®网站上的内容进行审核与管控,亦不会对您在非微创®网站上的任何商业交易或事务承担任何责任。您使用其它网站时,必须遵循该网站的使用条款及隐私声明。

其它网站上的部分产品可能并未在您所在地区或国家获得批准。